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云中書庫 > 網游之成為BOSS

第548章 葡萄園

網游之成為BOSS | 作者:水果仙人 | 更新時間:2019-10-09 03:03:21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玩偶落地之后,忽的長大成為一個半人高的怪物,猶如漢族人鎮守大門的石獅子一般坐在地上,宛如陣眼。這玩偶似乎是用整張的虎皮制成,利齒外翻,黑曜石打磨的圓眼炯炯有神,身后六根灰羽般的飄帶隨風擺動。也不見它動作,只是頭頂冒出一個金色的“鎮”字兒!

    暮光子爵如約復活,先來個獅子吼,然后擺長槍攻向馬爾克斯,耳中卻聽到聲聲曼驚呼:“復活術無效!系統提示,施法對象被鎮壓了!”

    鎮壓了?我滴個汗,又不是反革命分子,怎么會被鎮壓?

    攻略了好幾處古墓副本了,七劍主力團的成員個個都是半瓢水的‘考古’磚家,面對此情,心頭都冒出一個名詞:鎮墓獸!

    鎮墓獸是古人放在墓中鎮壓邪祟的東西,形制各異,瓷質、石雕、磚刻的都有,有些干脆就畫在墓室墻壁上。

    眼前這個鎮墓獸,顯然是極為高檔的:直接以虎皮為殼,馬蹄為足,也不知填充了什么材料,后頸至背,還插著六根莫名其妙的鳥類灰色長羽。

    鎮墓獸的造型千奇百怪,是沒有具體的藍本的。這一頭,就是老虎的頭和身子、狐貍的尾巴、馬的蹄子、不知是什么鸛鳥還是鶴類的蓑羽。這個四不像的威力倒是不差,坐在地上,肉眼就能看到它發出的能量場,雖然只是一個數十平米的墓穴大小,卻和更外圍的地面形成明顯的色差,正好將克茲洛夫和他的手下全部籠罩其中。

    很明顯,七劍上一次來打這幫土匪時,出現在馬爾克斯身后的六根灰色的飄帶,就是取自于這個鎮墓獸身上。

    暮光老大復活之后沒人策應,一個人陷入重圍,任他號稱‘同階無敵’,也沒辦法在十幾個等級差不多的精英怪圍攻下逃出生天。面對馬爾克斯釋放的白骨盾牌,一時間他也無可奈何。他的獅子吼大招,倒是能對馬爾克斯和其它精英怪形成威懾,卻對能夠熊變的克茲洛夫毫無效果。

    再次團滅。

    團隊在這里的進步非常明顯——NPC的應變出現變化就足以說問題。大家在復活點集合后,一邊趕回現場,一邊開始復盤。

    新的問題是NPC一方多出來一件強力道具或者單位,玩家投入死地的力量,是不是該重新選擇輸出目標。要說目標的重要性,當然是馬爾克斯更高,但沒人知道在克茲洛夫的這個防御陣型里,是鎮墓獸好殺,還是亡靈法師好打。

    鳳舞九天道:“我們還有一個人的力量,能在鎮墓獸出現后突入重圍,剛才為什么不用?”

    少年阿飛接茬:“是啊。我原先的想法,是保留自己,也能留下一個強力的打斷技能。現在看來也要殺身成ren才行。”他的雷蟒彈射加龍刺,是目前最強力的中距離打斷手段,而且幾乎沒人能防得住。

    南飛雁道:“我來換一見飆血如何?不過需要橙哥幫我,讓我的天火流星有足夠的施法時間。一見可以試試去強推克茲洛夫——不一定要打掉多少血,撕開防御整形,讓別人能夠沖進去集火馬爾克斯就行!”

    這個戰術可以試試。天山奇俠補充:“我來給一見打下手。我看他不一定能推動克茲洛夫,你兩個開始角力的時候,我可以給克茲洛夫來個山河破,這樣你一定能把他推到一邊,讓出一個空門!”

    第一個高手:“還是我先讓黑曼巴王蛇給克茲洛夫來一口,持續掉血,讓狗熊的蓄力技能全部廢掉再說!”

    蘇老大:“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陷入死地的角色無法復活!今天就這樣吧。不打了,咱們繞道。向導說過葡萄溝的大體方位,那里有NPC的鎮子,修理裝備,點亮傳送陣和復活點,都是可以提前做好做好的工作。我的技能也需要時間冷卻。”

    牧馬人:“什么技能要冷卻這么久?”

    付諸東流:“還有什么技能?蘇老大的復活啊,二十四小時!連鎮墓獸都鎮不住的技能!”

    西域廣大,各族文明流傳遷徙,小型的城邦、部落猶如星河明滅,此起彼落,故城、遺址多如牛毛。其中傳承有序,幾千年來一直不曾斷絕的卻只有幾處:伊寧、喀什、和田、吐魯番,所以吐魯番有資格成為地圖上最為富庶的地區,人口、城鎮的數量也名列前茅。

    七劍繞道半天,如愿在葡萄溝鎮找到了一處傳送陣。鎮子不大,但是復活點、鐵匠鋪、藥鋪、皮匠鋪子、裁縫鋪子應有盡有。最讓三七開門高興的是,這里還有一家釀造葡萄酒的作坊:“哈哈,總算是找到了一處可以學習釀酒的地方了。回頭就把哈杰送過來!”

    蘇老大下令:“可以購買補給,不許修理裝備。先轉轉看看再說!”

    牧馬人覺得自己就是一本十萬個為什么:“為什么啊?”

    付諸東流:“裝可憐!我們和盜掘此地先民墓葬的盜墓賊打仗,現在還都穿著等待修理的破衣爛衫,更容易博取NPC的同情。蘇老大想看看能不能得到原住民的幫助!”

    除了拍馬屁,牧馬人找不到其它合適的技能:“太睿智了!”

    鎮里沒有發現有價值的線索,不但街道上行人稀疏,各家鋪子也都只有個把人在懶洋洋的撐持鋪面。

    牧馬人:“這里怎么連人都沒幾個?怎么找線索!”

    “沒有線索就是一條線索啊!”付諸東流在牧馬人腦門上敲個暴栗:“搞清楚為什么沒人先!”

    葡萄酒鋪子的半大小子告訴三七開門:“現在是收葡萄的時間,大家都去采摘葡萄了。工價很高的!看你們穿的這些破爛……沿著大路一直走就能走到葡萄地,干一天就能賺到縫補衣裳的銀幣!”

    被鄙視了。三七開門丟給小家伙一個金幣:“姐姐不缺錢!幾個銀幣,連給我修理一件裝備的錢都不夠。”

    第一座葡萄園里沒人,第二座也沒人……

    “咱們是不是被騙了?”

    安琪拉給牧馬人答案:“這里種植的是酒葡萄,不怕霜降,可以放在最后采摘的。所有葡萄園的主人必須先把能直接食用的葡萄,也就是所謂的‘鮮食葡萄’摘下來,要不然一場寒霜就會令這些葡萄的價值腰斬。再走走!”

    不用走了,一陣歌聲從不遠處的綠蔭下傳來。

    上了年紀婦女、老漢圍坐在一起分揀葡萄;年輕力壯、皮膚黝黑的小伙子們從成排的葡萄架下將成筐的葡萄搬運出來;歌聲是女孩子們在采摘葡萄時傳出的。幾個拖鼻涕的小屁孩在田間打鬧戲耍,其中一個跑的急了,一頭撞在天山奇俠的腰上。小孩子撞在天山奇俠身上,和撞在一堵墻上沒啥分別,一屁股坐在地上就開始哇哇大哭。

    南飛雁蹲下身子。伸手揉揉小孩的腦袋:“小弟弟,疼不疼啊?姐姐給你揉揉。你看這是什么?”說著話,遞給小孩一袋格瓦斯。這是少數民族解暑、緩解疲勞的最佳飲料。

    采摘葡萄的人群都停了下來,無聲的望著這一群衣衫襤褸的冒險者,只有得了一袋格瓦斯的小孩子,喝了兩口之后面露喜色,抱著袋子跑去和剛剛追趕自己的同伴分享。

    一個年輕人抱著一大筐葡萄走出葡萄架,看著冒險者鄒起眉頭:“你們是干嘛的?沒看見我們正在收葡萄嗎?”

    你們收葡萄,和我有毛線關系?付諸東流上前一步,卻被蘇老大攔住:“賈克斯!我們是追查一群盜墓賊的冒險者,剛到葡萄溝,打算在這里歇歇腳,修理一下裝備。你們很忙?”

    “修理裝備、住宿吃飯到鎮上去。”年輕人看到聲聲曼正在給幾個小孩發格瓦斯,面色稍微好轉:“長老說前兩天起黑風了,最近可能降霜,所以我們必須盡快把成熟的葡萄摘下來。忙的厲害,我是沒辦法幫你們的。謝謝你們的格瓦斯!”

    暮光子爵笑道:“你幫不到我們,我們能幫到你們啊!我們可以幫你們采摘葡萄的。”

    “無事獻殷勤!”年輕人嘟囔一句:“能干什么就干什么吧,工錢我會給你們,但是不許把沒成熟的葡萄摘下來啊!生葡萄摘得多了,我會扣工錢的!”

    “古爾班!”葡萄園深處有人呼喊:“來搬葡萄,沒框子用了……”

    采摘葡萄需要一定的技巧,要會觀察葡萄的成熟程度。分揀葡萄則需要細心,要把已經損壞的葡萄顆粒用剪刀鉸下來,把少數沒有成熟的顆粒分出來,最后裝箱,還要用草紙將葡萄蓋起來——不可爆嗮、不使落灰。當然游戲里沒有這么多講究,眾人三下兩下學會手頭的工作,就散進葡萄園,開始不停的勞作。

    一個俏麗的女聲自濃密的葡萄林中如百靈鳥一般飛上半空,讓勞作的人們疲勞頓消——黑力其汗的歌聲,能讓人消除疲勞、增加耐力!蘇老大心想,該讓小曼和安琪拉來跟這位黑力其汗學習一下才好……

    可惜,動聽的少女歌聲被一個蒼老遒勁的男高音打斷:“我的小毛驢,小毛驢,有個怪脾氣,怪脾氣!叫它向東它偏向西,叫它向西它偏向東!”

    誰特喵的在這煞風景?

    暮光老大聽到這一段歌曲,卻渾身一個激靈:難道是阿凡提跑來了?一手端起一筐葡萄鉆出地頭,卻見付諸東流、天山奇俠、安琪拉都已經跑了出來。和阿凡提一樣樣的氈帽,一樣樣的條紋長袍,也騎著頭小黑毛驢,騎驢的卻并不是那位近于神明的傳奇人物,而是來給葡萄園送飯的人。老頭看見葡萄園呼啦啦跑出來一大群抱著葡萄的冒險者冒出一句:“額滴神唉,今天的飯不夠吃了!”

    留著三縷長須的騎驢老人叫做‘商大叔’,滿嘴的陜西口音。

    蘇橙猜測此人該和阿凡提(納斯魯丁)有某種聯系。見剛才還在葡萄地里干活的人紛紛走出準備吃飯,他也不耽誤,伸手拿過商大叔手中的木桶,揭開蓋子:“菜湯?還有肉?你們吃的挺好啊!”

    商大叔不滿意了:“這就是肉湯好不好?我說這位貴族老爺,你們從哪兒來?這附近最近可不太平!古爾班……古爾班你個夯貨!來了這么多壯勞力你也不通知我一聲,飯菜不夠咋辦?吃你的嗎?”

    古爾班正是前面和七劍說話的黝黑小伙兒,聽見商大叔招呼他,鉆出葡萄架子一撇嘴:“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不死!再說,他們可吃了不少葡萄。飯不夠,我就不吃了,省下來的給他們!”

    商大叔敲著木桶:“混賬!你省下來一口給二十幾個人吃?夠嗎?你是飯桶還是飯缸?”

    眾人笑倒:“古爾班不是飯桶,他是受氣包。黑力其汗今天唱歌,半天里歌詞中都沒有提到他!”

    黑力其汗頭戴小花帽,扎著一頭細碎的長辮子,濃眉大眼,鼻梁小巧挺拔,是一個標準的維吾爾美女。她走出人群:“今天來了一群傭兵幫我們采摘葡萄,連工錢都沒問!可是我們呢?居然連午飯都沒給人準備!我們還是熱情好客的維吾爾嗎?真是丟人!我不吃了,給客人省下!”

    古爾班傻了眼。他本來是想拼著餓一頓給這幫冒險者一點兒顏色的,沒想到把自己的心上人也拉下水,黑力其汗也為了冒險者放棄了午餐。

    見古爾班開始著急,暮光子爵開口:“幫著大家采摘葡萄,說實話,我們并沒有打算索取什么報酬,何況我們自己也帶了很多的干糧和柯么孜!風干馬肉、馕餅子、柯么孜格瓦斯——多到大家一起吃也吃不完!我們為什么不坐在一起,共同享受這些美食?”

    七劍攜帶的干糧,是為了應付長途跋涉準備的,足夠幾百人吃幾天,怎么會吝嗇這一頓的吃食?談笑中,大家聚攏圍坐,也不管是商大叔帶來的肉湯馕餅還是暮光子爵掏出來的馬肉馬奶,抓起來就吃——七劍拿出來的食物,可比商大叔那一桶沒有幾片肉的肉湯更加豐富和美味。百镀一下“網游之成為BOSS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掃描下面二維碼或者打開微信添加公共號名:yunyuedu5(云閱讀網)關注后,我們會第一時間更新網游之成為BOSS最新章節!!
網游之成為BOSS最新章節http://www.yidzoz.live/wangyouzhichengweiboss/,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地球上最后一個被奪舍的男人大明第一媳我心如古寺上門佳婿我家陽臺通末日內侍大人麒麟佳婿碰瓷新娘女婿一萬歲贅婿當道
一码中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