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云中書庫 > 逃婚王妃很逍遙

第60章 出了什么事情

逃婚王妃很逍遙 | 作者:吉月月 | 更新時間:2019-10-09 04:03:38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一瞬間,蘇皖在腦子里過了千萬種可能,最大的可能就是這人是旁人派來,特意誣陷她的,現在就是人贓并獲,無論如何,這個人都不能輕易放走。她沖著身后打了悄悄打了個手勢,跟在她身后的玉桓立刻不著痕跡將男子的退路堵住,藏在暗處,蓄勢待發。

    “我是什么人關你何事,你個偷兒,偷了我的錢袋不,還想借此攀附我?現在你也看清楚了,難道還準備不認帳,還不快將本公子的錢袋還來?!蹦凶右娝粶蕚溥€自己錢袋,不耐煩的伸出手來。

    蘇皖被她噎了一下,氣惱的將錢袋砸到他手上,“給你。只是我事先明,這錢袋可不是我從你身上拿的。公子有空在這與我糾纏,還不如快點兒將偷揪出來?!?br />
    男子笑瞇瞇的將錢袋收起,轉而看向暮詞捧著的銀錢,哼了一聲,將手伸過去,一把搶過,“這錢袋是從你身上搜出來的,管是不是你偷的,你都逃不了干系,就算不是你偷的,你定然也與那偷兒認識?!?br />
    “你這人,怎么這樣不講理,我家姐都了,沒有偷你的錢帶我……”暮詞見他張口偷,閉嘴偷,頓時急了。

    然而不等暮詞完,男子已經擺手,打斷她嘴巴里的話,“算了,本公子今日還有事,不同你們計較,下次若是再讓我看見,可不會這樣輕易放過你們?!?br />
    他話音落下,轉身就走,蘇皖氣急反笑,只是這次事情的確是她理虧,因而她只能咽下這口氣,望著男子離開的背影,沉著臉吩咐:“玉桓,去查?!?br />
    陰暗處傳來一聲幾不可聞的“是”聲,蘇皖捏緊手中匕首,將匕首重新塞回袖口特意縫制出的內袋,揉了揉眉心,“暮詞你跟前還有銀子嗎?”

    “還有一些?!蹦涸~誤以為蘇皖要借她銀子用,當即從腰間取出銀子來遞到她跟前,臉色微紅,她到底只是個丫鬟,月銀本就不多,大部分都在箱子里壓著,此刻身上統共也就二兩銀子。

    “夠了,你去雇輛馬車來,我們回去罷?!北贿@男子一通糾纏,色逐漸暗下來,要是再不回去,府里不知道又要起什么風波。

    蘇皖回府的時候已經是月上邊,一路往院子里去,就見府里的管家正在她院口來回踱步,見她過來忙上前一步,急切道:“三姐,您可回來了,快去老夫饒屋子里,莫叫老夫人生氣?!?br />
    “出了什么事情?”蘇皖一邊往里走,一邊將肩上的織錦灰鼠絨的披風遞到暮詞手里,讓她到屋子里放下,這才轉頭看向張管家。

    張管家急得滿頭大汗,快速將事情了,“老夫人聽姐您一大早就出去了,氣的不行,而且……”

    “而且什么?”蘇皖瞧著他吞吐的樣子,心底猝然涌上來一股極為濃重的不安,她掐著金絲紋邊的袖口,當即開口詢問。

    “而且今日南伯候府的公子過來感謝姐出手救他的腿傷,才叫他不至于癱瘓在床。是姐若是愿意,他想求娶姐為妻,也不辜負姐的芳名”張管家吞吐的完,低著頭,都不敢去看蘇皖的臉色。話音落下,她也忍不住在心底嘆了一聲自家姐實在是糊涂,那南伯候的大兒子早年落了腿疾,姐明知此事,還要替那南伯候長子治腿,若是如此也就罷了,可那公子偏將蘇皖醫治自家的細節了個遍,老夫人聽聞蘇皖竟然去看男子的,還用手去碰時,一張臉都黑了。

    送走南伯候的公子后就派他來喊蘇皖過去,偏偏三姐又弄的這般晚才回來,老夫人原就怒氣難消,此刻恐是盛怒,三姐過去了,也不知能不能讓老夫人消氣。

    蘇皖原還以為是什么大事,聽他如此,當即松了口氣,示意暮詞塞了錠銀子到張管家手里,就領著暮詞往朝旭院去。屋子門口的丫鬟沖著她點零同意,就讓到一邊,蘇皖施施然進去,當先對著老夫人行了一禮。

    老夫人閉著眼睛盤膝坐在榻上,手上掐著佛珠,只當沒有她這個人。蘇皖曉得她此刻在氣頭上眼珠子轉了一圈,當即抽出帕子來,捂著臉抽泣。

    她這番舉動,倒是讓老夫人一怔,當即睜開眼睛來,頗為疑惑的瞧著她,忽而冷哼一聲,“你還有臉哭,也不瞧瞧你自個兒做的好事?!?br />
    “祖母,剛剛張管家已經同我了一些,只是此事實在是怪不得皖兒?!碧K皖身子一顫,一邊抹淚一邊為自己辯白,“南伯候聽聞我救治了瘟疫,這才找上門來,我若是推脫不看,必定會惹怒南伯候,不定會叫南伯候記恨是爹爹,沒有辦法只好出手,只是沒想到那南伯候長子誤會了我的意思,竟是叫弟上門來親,實在是氣惱?!碧K皖紅著一雙眼睛,“我好心醫他舊疾,原也不想著他感激,可他竟因為此事看低我,早知如此,皖兒還不如拼著得罪南伯府,也省的受這氣?!?br />
    老夫人見她的委屈,一雙眼睛都紅了,再加上,她是為了蘇南捷才去救治旁人,她滿腔的怒氣不由自主的消散了些,只是叫她就這樣輕易原諒蘇皖也是不可能的,因而她一拍桌子,道:“若非你之前胡亂跑出府,被人傳壞了名聲,那南伯候又怎么敢隨意找你醫治?!?br />
    被退婚的女子總是被人看輕一頭,蘇老夫人暗自嘆了口氣,想起她最近風頭正盛,禁不住搖頭,自古以來,女子無才便是德,蘇皖如今連皇帝的目光都吸引過來,只怕不是好事。蘇老夫人心口一顫,略顯滄桑的眼里里露出堅定的神色來,“罷了,你這段時間就不要出門了,省的再傳出什么風言風語,至于南伯候府的親事,你也無需操心?!?br />
    “是?!碧K皖當即停下哭聲,捏著帕子,紅著一雙眼睛乖巧的點頭。

    見此,老夫人才放才一直梗在心口的刺,揮手叫她下去。蘇皖剛從朝旭院出來,就見蘇暖正站在不遠處得意洋洋的看著自己,她禁不住一怔,剛準備上前,就見蘇暖身后的花枝被人拂開,自里面走出一道身影來。

    來人面上戴著黑紗,個頭與蘇暖一般無二,只是剛出來,目光就轉到蘇皖身上,瞳孔里的怨毒叫蘇皖都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她當即輕笑出聲,視線與來人在空中交匯,唇角勾起嘲諷的笑來,轉身踏步離開。

    柳如眉尖銳的指甲直接掐進掌心,殷紅的鮮血順著指間縫隙滴落到地面,她眼底迅速漫過一絲極深極冷的寒意來,片刻后,她才轉過頭來,“走吧?!?br />
    蘇暖應了一聲,也不再看蘇皖,跟在她身后順著路離開。

    院子里的丫鬟見自家姐平安歸來,都是忍不住直念菩薩保佑,蘇皖輕笑搖頭,掃落剛剛掉落在肩膀上的兒,抬腳進屋。

    “幾日不見,你就又惹了朵桃花,真是叫本王好生佩服?”略帶譏諷的聲音隨著她推開門的動作響起,屋子里突然多了個男人這種事情,蘇皖看的多了,也就習慣了。暮詞心理素質差剛準備叫,就被蘇皖捂住嘴巴,等看清楚屋子里的人時,才拍著胸脯退下去,順帶將屋門關上。

    “王爺怎么又來了?”蘇皖不自覺的就用上又這個字,那日之后,蕭墨宸就沒再過來,此刻見到,她竟莫名安心下來。

    蕭墨宸翹起唇角,大喇喇的靠在高背大椅上,眉眼輕佻,“自然是過來看看本王的是不是跟旁的男人跑了?!?br />
    繞是蘇皖臉皮厚,也忍不住被他這稱呼鬧的紅了臉,等反應過來,才發現又被他在言語上占了便宜,當即啐了一口,不甘示弱的回嘴,“一向以為王爺是個冷冰冰的人,沒想到哄騙起姑娘家也這么在行,怪不得里那些個這般喜歡王爺了?!?br />
    “咳咳……”蕭墨宸咬著桃子還沒咽下去,就聽到她這句話,頓時噎住了,拼命咳嗽幾聲,才將卡在喉嚨中的桃子肉咽下去,眼神古怪的盯著她,“你……”

    “三日前,王爺可不是去了醉香樓?!碧K皖想起三前她自街上成衣鋪買了衣裳出來,看到蕭墨宸閃進醉香樓的身影,當即冷下臉來,語氣不自覺帶了三分譏誚。

    蕭墨宸手里的桃子頓時“骨碌碌”的滾到地上,沾了一地的灰,然而他去看也不看一眼,目光緊緊盯著蘇皖,嘴巴動了動,似乎想要解釋。

    蘇皖面無表情的看著他,實則緊張的手中帕子都快掐爛了。蕭墨宸眼睛眨了眨,突然嗤笑一聲,原本凝重的神情猶如遇見克星一樣瞬間到卷回去,露出調笑的表情來,“皖兒,你是在吃醋為夫的醋嗎?”

    聽到這句話,蘇皖原本的心立刻猶如被人澆了一盆冷水,頓時冷卻下來,意識到自己心頭的失落,她禁不住一怔,眉頭皺起,望著蕭墨宸,忽而古怪的笑了一聲,抓起桌上的桃子就對著他砸過去,“本姑娘怕王爺帶了醉香樓的脂粉氣來,回頭叫別人在我屋子里聞見了,覺得我輕狂?!?br />
    蕭墨宸抬手,堪堪抓住桃子,在蘇皖氣憤的目光中,放到嘴巴咬了一口,“皖兒盡管放心,本王來之前已經換了衣裳,定然不會將那些脂粉味帶過來?!?br />
    蘇皖哼哼兩聲,“這我管不著,只是現在深更露重,王爺還是早些回去,要不然被人看見,我就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還是,王爺覺得醉香樓的姑娘太膩,因而來我這兒討個新鮮,若是如此,只怕王爺大錯主意了,我可不會那些伺候饒手段,王爺還是快請吧?!?br />
    “本王聽,那南伯候長子向你提親了?”蕭墨宸見她面帶冷色,忽然轉開話題,坐直身體,幽深的眼眸不自覺劃過一抹冷意,目光緊跟在她身上,觀察她的反應。

    蘇皖見他沒有要走的意思,瞪了他一眼,“是啊,王爺準備替我解決這件事情?”

    “他倒是膽大,明知你是本王的人,也敢打主意?!笔捘防浜咭宦?,狹長的眼眸迸出厲色。

    蘇皖見他當真動怒,禁不住一怔,隨后不在意的擺手,“算了,他只是一時興起,估摸著是感激我醫治他的腿,過些時日就好了。更何況這件事情也沒有傳出去,對我沒什么影響?!?br />
    蕭墨宸原就是試探她的心思,見她當真不在意,滿心的怒氣立刻降下來,笑瞇瞇的起身,單手撐在桌面,臉頰貼近蘇皖,語氣輕佻,“夫人既然了,本王放過她就是?!?br />
    蘇皖被他突如其來的動作駭了一跳,抬眸,就望見他在自己眼前無限放大的臉龐,不由自主的吞了口口水,臉龐驀地紅了。蕭墨宸微微揚起唇角,修長如玉的手指貼著她的臉蛋滑了兩圈,捏著她的下巴,笑,“皖兒,你既然對季秋白有意,不如本王為你探探他的心意?瞧瞧他對你這好徒兒又是怎樣的感情?!?br />
    “不準?!碧K皖立時瞪大眼睛,滿帶怒容的盯著他,叫喊出聲。

    蕭墨宸眸光一暗,豁然松開手,將她整個身子,叫她后背抵在桌上,嗤笑一聲,“怎么?蘇姐不敢?還是你也知道這感情不該存于世人?怕心上人厭棄你?”

    一想到蘇皖在他面前維護季秋白,他心底就聚起一團濃烈的陰暗來,胸口的嫉妒幾欲噴薄而出,抓著她腰肢的手掌猝然發力,似是要將她的骨頭掐碎。蘇皖不自覺的皺起眉頭,剛準備開口,對方的唇就壓了下來,涼薄,好似冬日里的寒冰,讓她不自覺的打了個寒顫。

    蘇皖剛欲責怪的話被堵回去,只見他眸色深沉,眼底似有流光浮動,眉頭攢起,手指費力抽出,一下子搭在他手腕,大驚失色,“你……怎么會……”

    蘇皖推開他,眉頭擰成個疙瘩,怎么也不明白,原本已經有緩和跡象的寒毒此刻竟像是破了閥門的洪水一樣,在他體內沖撞。蕭墨宸苦笑一聲,眼底剛剛升起的光再次滅下去,嘴角顫了顫,神色頹敗的坐在椅子上,歪著身子看著她。

    “你沒有服藥?”蘇皖站在原地,忽然吐出一句話來。蕭墨宸垂眸看著指尖不自然的白色,長長的睫羽闔在眼下,映出極淺的褐色

    
掃描下面二維碼或者打開微信添加公共號名:yunyuedu5(云閱讀網)關注后,我們會第一時間更新逃婚王妃很逍遙最新章節??!
逃婚王妃很逍遙最新章節http://www.yidzoz.live/taohunwangfeihenxiaoyao/,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重生之鳳逆天行 、滿級大佬穿成惡毒小可憐 、女中醫的美麗傳奇佳談 、重生之后知后覺 、我家盥洗室有個副本 、影后她成了娛樂圈大佬 、我被女配攻略了 、大佬每天都想奪我芳心 、桀驁肥妃之殺手王妃不好惹 、王者榮耀之神級奶爸
一码中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