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云中書庫 > 神箓

正文 第一千七百二十四章 太上圣祭祀

神箓 | 作者:蕭瑾瑜 | 更新時間:2017-12-03 12:48:10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天地之間,盡是瘡痍。

    鳳岐神城之外,葬神海之畔,方圓百萬里之地,巖石、海崖、草木、大地……全部化為齏粉。

    嗚嗚嗚~~~

    風聲蕭瑟,透著一股悲愴。

    巫雪禪走的太突兀,行動匆匆,令不少人一頭霧水。

    但不管如何,巫雪禪帶著陳汐、羽澈女帝離開之后,所有人都不由自主暗松了一口氣。

    但旋即,當他們目睹眼前景象,回憶著剛才發生的一幕幕,神色頓時變得復雜無比。

    沒有人開口。

    場中一片寂靜。

    剛才發生的事情太過駭人,令誰也沒想到,此次對付陳汐的行動,竟會以這等凄慘方式落幕。

    同樣,沒有人想到,一個被他們認為聲名不顯的年輕人,非但戰斗力逆天之極,且竟會是神衍山大先生巫雪禪的小師弟。

    更沒有人想到,多年不曾現世的巫雪禪,竟會表現得如此霸道,三言兩語,鎮壓一眾大人物跪地不起,甚至其中還包括一位帝君!

    這一切,都讓他們感到驚悸、顫粟、惘然、難以相信。

    ……

    哞!

    也不知過了多久,一聲龍吟響徹天地。

    然后眾人就看見,那一頭身軀若山巒起伏的蒼龍,載著臉色鐵青無比的斗崇帝君,撕裂時空而去。

    今日,他當著眾人之門被逼下跪,可謂是顏面盡失,此刻憤然離去,看得在場眾人心中都一陣唏噓不已。

    曾幾何時,一尊掌控萬道,擁有逆改乾坤之威的帝君境存在,竟會被逼迫到這般地步?

    沒多久,那被斬斷一臂,又被齏粉雙膝骨頭的公冶南離,在一眾神奴的攙扶下,咬牙離開。

    自始至終,同樣一語不發。

    眾人見此,心中又是一陣嘆息,帝域公冶氏,何等頂尖滔天的一個大勢力,誰能想象,有朝一日,公冶南離這等大人物,也會淪落到這般地步?

    隨著公冶南離離開,那些被鎮壓跪地的其他大人物們,也都一個個陰沉著臉陸續離去。

    沒多久,場中已只剩下樂無痕他們一行人。

    相較于其他人,他們的心緒更復雜,神色間直至此時兀自殘留著一抹驚色。

    他們親眼目睹了這一切。

    看見了陳汐單打獨斗,一舉擊潰翟云秋。

    看見了葬神海上,陳汐孤身獨戰一眾大人物,威勢如日中天。

    看見了斗崇帝君一句話,將陳汐拘囿緝拿,欲要逼迫其下跪。

    也看見了羽澈女帝飄然而至,不惜持雙劍和斗崇帝君對決。

    但這一切,都沒有神衍山大先生巫雪禪抵達時,所帶來的震撼那么強烈。

    那等翻手為云,覆手為雨的霸道氣勢,那等言笑之間,鎮壓群雄的無上風采,令得他們心神直至此刻也無法平靜。

    “無痕,你怎么不早說,此子是來自神衍山?若早知他是大先生巫雪禪的小師弟……”

    樂北游神色復雜,聲音中有震驚,有懊惱,似很后悔之前對待陳汐時的態度有些冷淡了。

    “九叔,我可不像你,我和陳汐交往,可根本沒有在意他的來歷!”

    樂無痕皺眉,略帶嘲諷道,心中兀自在惱恨樂北游。

    樂北游臉色一滯,有些訕訕,但旋即就恢復如初,道:“我這也是為宗族利益考慮,哪怕知道那小子來歷,我肯定也會以宗族利益為重。”

    樂無痕冷哼了一聲,不再多言。

    “只是,此次因為一個陳汐,令得神衍山徹底得罪了雒氏、公冶氏、月氏、金氏、昆吾青……他們幾個帝域頂尖勢力,這可是弊大于利,有些劃不來了。”

    樂北游感慨不已。

    “得罪便得罪了,這些勢力再憤怒,只怕也沒膽魄殺上神衍山宗門興師問罪了。”

    一旁的申屠嫣然忽然開口,“畢竟在帝域之中,能夠和神衍山比肩的,也只有區區幾個勢力而已,但其中可不包括雒氏他們這些勢力。”

    “不錯,說起來,我倒是極為佩服神衍山大先生巫雪禪,為了給自家小師弟伸張正義,哪管你什么來歷身份,統統先跪地贖罪再說,著實大快人心。”

    虞丘荊也幫腔道,言辭之間對巫雪禪推崇之極。

    “呵呵,你們沒發現,陳汐的行事作風,其實和大先生巫雪禪一樣么?但他自始至終可從沒有仗勢欺人過,反倒是雒少農他們一個個眼高于頂,不斷挑釁和打壓陳汐,最終因此而惹怒了陳汐,被陳汐所滅,這就是自作孽不可活。”

    樂無痕也是深以為然,感慨不已,“我敢斷定,不出一日,整個上古神域只怕都會得知此事,掀起一片軒然大波,而陳汐的名字,也注定將轟動天下!”

    ……

    一條條星河被跨越,一座座星系被橫渡,巫雪禪帶著陳汐和羽澈女帝穿梭時空而行。

    看似只是步步前行,可一步跨出,便不知橫跨多少星系。

    速度太快!

    陳汐甚至感覺,一座又一座宙宇都在自己眼前浮光掠影似的閃過。

    “小師弟,這些年辛苦你了,若非此次偶爾聽聞,莽古荒墟中發生異變,我也沒想到,你非但早已抵達這上古神域,且竟已快要晉級祖神之境了。”

    巫雪禪溫聲開口,聲音中帶著一絲歉然。

    “大師兄不必如此說。”

    陳汐笑道。

    “嗯。”

    巫雪禪點了點頭,他似一直在感知一些什么,眉頭時不時皺一下。

    “大師兄,離央師姐他們可還好嗎?”

    陳汐忍不住問道。

    “他們都在閉關,不出意外,最多百年,便可以出關了。”

    巫雪禪隨口答道。

    忽然,他身影一頓,眸子瞇了瞇,下一刻就恢復波瀾不驚,只不過卻改變了前行方向。

    “可是有人在追蹤我們?”

    陳汐眉毛一挑,從離開葬神海岸時,他就敏銳注意到,大師兄巫雪禪行動匆匆,似感知到了什么一般。

    而在這一路上,巫雪禪雖并未多說什么,可眉頭卻時不時皺一下,這讓陳汐心中愈發疑惑,隱約感覺到了一絲不尋常。

    “不錯。”

    巫雪禪點頭,“之前我前往鳳岐神城時,路上碰到了來自太上教的三個紅袍大祭祀,殺死他們耽擱了一些時間,可沒想到,這次出動的并不止這三個老家伙。”

    紅袍大祭祀?

    陳汐一頭霧水。

    一旁的羽澈女帝卻聽得心中一凜,清眸中泛起一抹異色。

    紅袍大祭司,乃是太上教中地位極為高崇的一眾老怪物,他們深居淺出,掌控太上刑罰之事。

    最重要的是,每一個能夠成為紅袍大祭司的,莫不擁有帝君境的修為!

    羽澈女帝對此心知肚明,只是讓她沒想到的是,此次太上教竟會出動三位紅袍大祭祀,難道……他們早已推演出自己離開了雪墨域,故而打算一舉擒殺自己?

    是的,羽澈女帝敢確認,那三位被大先生巫雪禪所殺的紅袍大祭祀,就是斗崇帝君口中的幫手,而他們的真實意圖,便是來滅殺自己。

    只是誤打誤撞之下,這三個家伙還沒抵達,就和大先生巫雪禪狹路相逢,最終遭劫。

    一想到這,羽澈女帝心中也不禁暗自慶幸,沒想到因為陳汐,自己這次反倒是有驚無險地避開了一個劫數。

    “又是太上教……他們可真夠陰魂不散的。”陳汐眸子里帶著一抹厭憎和殺機。

    巫雪禪笑了笑,正待說什么,忽然眼眸一瞇,佇足不前。

    “小師弟,看來這次只能讓你和羽澈先行離開了。”巫雪禪開口,眉宇間帶著一抹無奈。

    陳汐和羽澈女帝皆都一怔,難道敵人追上來了?

    “我也沒想到,才剛剛殺死三個紅袍大祭司,就引出來一個太上圣祭司出來。”

    巫雪禪輕嘆,倒是沒有畏懼,顯得很是無奈。

    太上圣祭司!

    聽到這個稱號,羽澈女帝渾身一震,似有些難以置信。

    “太上圣祭司?很厲害嗎?”

    陳汐卻是無知者無畏,皺眉問道。

    “只能說殺死他很麻煩。”

    巫雪禪又皺了皺眉,道,“不行,這老東西快追上來了,我送你們先走,少則五年,多則十年,我會接你返回宗門。”

    這一下,陳汐徹底意識到事態有些嚴重。

    要知道,之前大師兄可是一掌鎮壓得斗崇帝君都跪地不起,可如今僅僅為了解決一個太上圣祭司,就需要五到十年之久,可想而知對方有何等難纏。

    嘩啦~

    巫雪禪袖袍一揮,星空中頓時被破開一條幽邃通道。

    “小師弟,想要在十年內解決黑巫神蠱可遠遠不夠,如今那位甄姑娘雖有佛宗五圣寶護體,可也只能解決一時之急。”

    巫雪禪拿出一截瑩瑩如玉的紫竹,遞給陳汐,“你拿著此物,前往南海域、珞珈神山、太初觀一趟,屆時將此物交給觀主,自會告之你黑巫神蠱的解決之法。”

    頓了頓,他笑道:“若不出意外,到時候我也會前往南海域找你。”

    “大師兄……”

    陳汐萬沒想到,才剛和大師兄重逢,就又要分開,心中自有些不舍。

    更沒想到,自己在路上只是隨口一提甄流晴的處境,大師兄已經將此事記掛在了心上。

    “去吧。”

    巫雪禪含笑,朝羽澈女帝道,“一路上就拜托了。”

    羽澈女帝點點頭。

    ——

    PS:晚上10點半沒有第二更,就明天補~
掃描下面二維碼或者打開微信添加公共號名:yunyuedu5(云閱讀網)關注后,我們會第一時間更新神箓最新章節!!
神箓最新章節http://www.yidzoz.live/shenlu/,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百煉仙河南山承齋之杜未傳奇大修煉系統跑偏的修仙之路成仙志仙殤一世浮華兩生夢劍尊傲江湖修仙從鉆木取火開始師父,快從了我望海潮傳奇
一码中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