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云中書庫 > 末世之終極狩獵

第124章 第一份工作

末世之終極狩獵 | 作者:丁小坑 | 更新時間:2019-10-09 03:03:19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這段時間,真是謝謝您和瘋大師了,給您二老添麻煩了”云浪起身恭敬地執手行禮道,“唉,我們就這么一個勞碌命,好了,不說這些了,你來山上也大半年了,今兒終算是安生下來了,這個小院就是你以后的修煉場所,我已經和老瘋子商量過了,你的修行馬上開始”龜大師嚴肅地道。

    “可是我有很多疑問?”云浪道,“不僅是你有很多疑問?包括我和老瘋子,這段時間也是傷透了腦筋,所以我今天才特意留下來,給你交待一些事情,小山子,你去給你老大弄些吃的來,這是我送給他的功勞卡,他現在需要能量”龜大師顯然是想支開山行。

    山行也知道,而且云浪確實也需要補充能量,他識趣地離開了,龜大師整理了一下思緒緩緩地道“小浪,自從小鳳帶回來了天心公主變化的消息,你就一直處于我和老瘋子的關注之中,當然了我的關注很特別,所以你可能不相信”。

    云浪指著頭抱歉地笑了笑,意思是對不起,我都記不起來了,龜大師笑笑地搖了搖頭,繼續地道“你很特別,天心公主也很特別,還有一個人也很特別,你們三個人的命運交織扭曲,充滿了變數,這是我此生僅見的,我參不透,也看不清?!?br />
    龜大師停頓片刻,望著星空道“三千年了,我和老陸曾經帶著夢想回到人類這個曾經母親的懷抱,希望可以為她做出一些改變,可是人類沉淀下來的罪惡,早已根深蒂固,黎明凈化的戰爭,早已破碎了這個世界的本源,而且,咳咳,老夫我離開了圣山,什么都不是,這真是可悲又可嘆啊。但是,即便如此,我們依舊沒有放棄希望,哪怕是渺茫如斯,微弱如斯,我們還是保留了人類最后一絲心靈圣地,曾經有很多弟子都不理解,我所設立的不入世禁令,殊不知,一旦介入,我們便不再單純了,咳咳,當然了,三千年回頭,或許我這樣做也許還是錯了,可是……我們已經盡力了”。

    “大師,在我目前的記憶里,這個世界不應該是這樣子的”云浪有點茫然地道,“老瘋子曾經探查了你那份古代的電子記憶,我也看了,那真是一個美麗的世界啊,有時候我常常在想,我們人類進化的意義到底是什么?難道就是為了破壞那個我們曾經美麗的藍色星球嗎?難道就是為了擁有巨大的能量,如同蝗蟲一般地奴役星空異界嗎?唉,可惜我始終無法得到答案”龜大師又向往又疑惑又迷茫地道。

    “好了,不說這些了,既然你來到了我這里,那么我希望你記住我的話,第一,你現在的狀態必須靜下心來潛心修行,你體內充斥著各種能量,有的能量已經超出了你所能掌控的范圍,這也是你屢屢發生變故的原因,所以你的第一個任務就是吃飯、睡覺、看書、幫我照看山腳下的哪一塊菜園子,你可愿意?”龜大師鄭重地道。云浪暗自道,哦,看來,我身體內的情況不僅僅只有衍感知到了,看來龜大師這個老古董也似乎看出了什么,什么等等,“菜園子?”云浪驚訝地道,“對,就是菜園子,我不分你去任何一座山上學習,但你可以利用為他們送菜的機會去學習,一切都由你自己做主。還有,我們雖然收你為徒了,但你不能說,其他人我會叮囑的,所以你目前的身份就是圣山的菜農,你可同意?”龜大師此刻儼然一副嚴師的表情道。

    “好的,既然大師如此要求,我也不是不勞而獲的人,我同意”云浪雖然不知道龜大師為何如此,但畢竟這里是人家的地盤,而且也是數次解救自己的恩師,心里雖然有點不快,但也還是同意了?!白詈笠稽c要求,那就是沒有我的同意,你不許使用你目前所掌控的任何力量,一絲一毫都不行,這一點你必須答應,否則,我就只有請你下山去,你可同意”龜大師前面說了那么多,顯然最后的這一點才是最終的目的。

    云浪聽了一臉愕然,果然如此,看著龜大師那木然嚴肅的表情,他長嘆一口氣,擲地有聲地道“可以,不就是不使用力量嗎?我答應”,龜大師繼續道“人有信,方可物,我會一直關注你的,如果你違反了諾言,那我就會遵守諾言……”。

    云浪雖然知道大師是為了他好,但就這樣被龜大師語言算計,也搞得他有點不耐煩了,催促道“好的,我云浪也是一個唾沫一個釘兒的人,您就放心吧,還有第二條嗎?”。龜大師見自己的算計得逞了,不以為意地壞笑道“第二點,是老瘋子給你的任務,他讓你每周必須有三天去他的研究院,具體做什么,我就不知道了,到時候你去了就應該知道了,哦,對了,一會小山子回來了,你把我給你的功勞卡收好,憑著此卡,你可以去各個山上的圖上館查閱資料,那些資料可以教你如何管理菜園,好了,你不用送了,我走了”。

    云浪此刻哪里還有心情送客啊,一肚子怨氣地一屁股坐在石凳子上,在自己的頭腦里問道“我說,那個什么衍,你到底分析出來沒有啊,這都幾天了”,“大人不要急,大致的情況我都分析清楚了,也有了解決的辦法,但還有一股能量很神秘,也很恐怖,我……還要些時間”衍似乎很累地道。云浪當然知道衍此刻所說那股又神秘又恐怖的能量到底是什么,畢竟這個分靈留存了很重的毀滅氣息,這兩天與小天心接觸,他始終感覺小天心似乎和以前有些不同了,但究竟是哪里不同,他又說不出來,所以潛意識里他希望衍能搞清楚那個毀滅之力的狀況,最好能找到一個駕馭的辦法。

    圣山的清晨亦如往常一樣整個巨大的屏障內,陽光溫暖而來,各個山頭的弟子又開始了一天的修行和勞作,艾倫一大早就來了,活波跳皮的地一身短裝,簡單梳理一個馬尾辮,在她那興奮的走動中來回擺動。

    今日是去“菜園子”上班的第一天,山行早早地就給云浪買來了早餐,兩個人剛剛吃完,就看見了喜鵲一般嘰嘰喳喳,如小兔子一般蹦蹦跳跳歡快而來的艾倫?!鞍瑐惤?,你真早啊……呵呵”山行趕緊打招呼道,“那是啊,俺們家的男人第一次出去工作,我怎么也得來幫幫忙啊,呵呵,你說,是吧,小浪浪?”艾倫不知道在哪里吃了蜜,一大早的甜的膩歪。

    “那個,我說艾倫姑娘,咱們都還沒成年好吧,特別是小山子……”云浪實在是有點不適應這種要命的稱呼,無所適從地道,“呵呵,瞧你這模樣,還怕本小姐吃了你啊,還有不許叫艾倫姑娘,叫我小名春天,走咯,趕緊”艾倫說完抓起云浪的手就往外拽。

    不怪艾倫高興,昨日龜大師離開了云浪之后,又去了一趟明月山,主要目的就是希望艾倫多照顧云浪,暗里的意思是盡量讓他和小天心少接觸,最好不要接觸。艾倫本來就是一個好惡寫在臉上,果斷干練的性子,這一聽簡直心花怒放,美到天上去了,畢竟龜大師也是云浪師傅,而且她與云浪接觸,從開始的讓他做擋箭牌,到后來發生的變故,生與死之間,這個不算高大但卻偉岸的身軀,已經在不知不覺間走進了她的心里。

    “袁師兄,這就是龜大師說的菜園子?”云浪站在坡地上看著眼前,一眼望不到邊一大塊農場驚訝地道,“啊,難道大師沒給你說嗎,這就是我們圣山的主要原材料產地哦,你看那邊經黃色的就是我們的麥區,那片青色的就是稻區,還有……”一個身材魁梧,衣著簡樸的中年漢子神采奕奕地解釋著。

    他叫袁崗,是圣山五行山的正式弟子,也是圣山綜合管理區的農區負責人,天生一副熱心腸,昨晚接到通知,說是龜大師給他派來了一個幫手,通知上雖然沒有說明云浪身份,但龜大師親自安排的人,想來也不簡單,所以他早早地等著了。

    “等等,大師是讓我來管菜園子的,沒說讓我種地啊”云浪看著那一望無際的農墾區,無語地打斷道,“哦,師弟,你別急,你看,這一半是農墾區,后面那一半是蔬菜區,以前我一個人管兩個地方,天天忙死,現在你來了,以后我只要管理農墾區就好了,你負責蔬菜區,呵呵,這樣我就輕松多了”。

    三個人隨著袁師兄的手指轉了個身,眼前青蔥蔥一片,根本看不到盡頭,云浪有點想暈過去的念頭?!皫煹?,學院七座山,二千五百三十二個人需要正常飲食,一個月我這里要準備一萬三千斤糧食,而你則需要每周送一千五百斤蔬菜瓜果,這是蔬菜區的物資和人員清單,你點一下”袁崗公事公辦地掏出一個電子器道。

    “師兄你先別急,我想問一問,這農場一共多少人,多少畝地,為什么會需要這么多糧食和蔬菜?難道學院還養豬了嗎?”云浪一聽學院耗費如此之巨,疑惑地道?!昂呛?,師弟,瞧你說的,我們學院一直奉行的都是素食,怎么可能養豬呢?每座山上的齋堂都是要濃縮這些原材料精華的,要不然,一塊小小的餅干怎么可能有如此大的能量呢,這樣你明白了吧,好了,其他的不就多說了,今天就要送糧食了,我實在太忙了,你蔬菜區的資料都在這信息器里”袁崗說完,也不管云浪同不同意,一把賽過信息器,直溜溜地就走了。

    云浪無語地看著離開的袁崗,木呆呆有一種上了洋當得感覺,同時手指中一絲微弱的電流跳動,瞬間接受了信息器的數據,他已經懶得看了。

    蔬菜區,一千三百畝,常駐圣山正式弟子三十五人,流動勞作弟子一百三十人,其中五大片區負責人五人,總負責人云浪,“這改名還真是快啊,我人還到呢”云浪苦笑了一下?!按蟾??怎么辦哦”山行看著臉色陰晴不斷的云浪,關心地問道,而艾倫呢,則是沒心沒肺地正在欣賞一片片顏色各異的蔬菜花海。

    “還能怎么辦,既然老家伙們有心整我,我就接著唄,不就種菜嗎?小爺來也”云浪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表情,大聲地道,隨后風一樣地朝農場沖去,艾倫一轉眼就只看到云浪的背影,興奮地跟著喊道“唉呀,小浪浪,等等我啊”,山行無語摸了摸額頭“都瘋了”。

    三天了,云浪除了正常的吃喝,一天也沒離開他那居住的簡易木屋,三十五個品種,七十種變異,從播種到施肥,再到收獲,一千多注意事項,雖然機械化勞作代替了大部分人力,但有些事是必須要人工親自動手的。

    這些人工就是那些前來歷練,獲取功勞點外門弟子所要干的事,但是何時干,怎么干,要注意什么,則必須是他們這六個來安排的,而云浪則是總領導。云浪作為總負責,有些事可以安排下面的人去做,但有些事則必須是他要把握的,特別是那些變異植物,他必須時刻保持高水平的掌控力,因為變異時時刻刻都在進行著,而且有的變異是有害的,極個別的還有會出現超強的毒性。

    如果他不能掌控,一旦這些食物送到了山上,那就是一到一大片啊,會死人的,比如說來的第一天,好奇喜獵德艾倫就因為在花海里亂竄,結果她花粉中毒了,還好負責管園的陳泊及時發現了,這才避免了更大的悲劇。

    艾倫醒來,發現自己臉腫的像包子,又吵又鬧得要讓云浪陪他離開,最后只好讓山行送她回去了。

    袁崗雖然很不負責地將菜園子推給了他,但人家畢竟是經過圣山認可的正式弟子,還是在第二天過來對云浪又安撫了一番,留給了他六天的適應時間。六天時間,云浪僅消化頭腦里的那些理論知識就足足用了三天,后面三天,就是實踐加理論,同時開始利用龜大師給他的令牌,頻繁地進出各山的藏書館。在他頭腦里雖然有許多舊世界的知識,但事關農業卻是稀少的很,而且每個山頭都有自己的藥園,很多植物種植方面的培育,他們都有各自的記載,而且農場里那分管的五個人也是來自除了龜圣山和研究院其他山頭的正式弟子。

    各個山頭一旦在種植方面有了什么發現和收獲,特別是變異種子,他們都會由這些弟子帶到農場去負責實施和驗證,這就是云浪要去參閱的主要目的,只有從最源頭知道了這些種子的出處和變異環境,他才能把握其變異的大致方向。

    六天時間,每天除了忙碌,就滿腦子是各自植物,他再也沒有多余的精力去管腦海里那個什么衍,以及自己身體上的事了,六天后,他正式接管了蔬菜區,當由袁崗主持的簡易見面會結束后,云浪才恍然時間似乎只是過去了一瞬,而他已經成為了一個名副其實的菜農總管了。

    后面的工作就該由他的安排了,這五個人大都在三四十誰左右,而且個個都比他在這農場有資歷,最少的工作年限都有七年左右,而且都是正式弟子。來到圣山之后,這還在第一次見到這么多正式弟子,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骨子里透著一份恬靜和質樸,按常理這些老資歷突然要接受這么一個毛頭小伙子領導,大家必然都有一些不服氣。但這里幾乎一點也看不到這種不服的氣場,大家似乎對他的到來和領導一點也不驚訝,有一種順其自然的大氣,大家簡單地見了一下面,然后又各自忙自己手中的事去了。

    眾人離去,看著有點不適應的云浪,袁崗這才道“云浪師弟,你莫要驚訝,我們這些師兄弟都是深大師教誨的弟子,大家都知道自己該做什么事,不該做什么事,修身修己,就是修心,雖然他們隸屬于不同的山堂,但我們都是圣山的正式弟子,圣山的一切就是我們的一切,世俗的那些權力欲望在這里不適應,也沒有生存的土壤,所以如果你遇到什么問題,大可以向他們請教,他們一定會知無不言的,這點,你大可放心”。

    云浪尷尬地一笑道“袁師兄,這些師兄都是什么修為???”云浪問完就后悔了,但既然話一出口,他也只好尷尬地忍著,袁崗淡然地一笑“呵呵,我們只是一個個農夫而已,談不上什么修為,如果你想知道,或許有一天你會知道的,不過,真希望那一天不要來,好了,我走了,這里就交給你了,加油”。

    看著淡然離去,平凡的連走路都要把椅子輕輕挪動一下,生怕發出響聲的袁崗,運浪感覺自己這幾天似乎忽略了什么,手上有老繭,心中卻透亮,眼神看似平淡,但卻浩瀚如淵,云浪開始回味自己這幾天了與這幾個人接觸的細節,突然之間有了一份頓悟,他們真的平凡嗎??;蛟S平凡的只是他們的內心,這種平凡的內心才是真正的強大啊,物欲橫流,滄海巨變,什么事都無法左右其內心的寧靜,這就是真正的強大。

    什么是底蘊,什么是真正的仁者無敵,或許這些看似普通的正式的弟子,才是圣山正在偉大的地方,圣山相當于一個封閉的世界,在這里不僅僅只是為了尋求生命的安全,或許更多的是尋求一種心靈的平靜,民以食為天,這里才是圣山根源,這些弟子或許才是圣山真正的中流砥柱,面對這樣的一個環境,面對這樣的一群人,大師居然讓我來管理他們,他這是讓我來當農夫的嗎?

    想歸想,做還是要認真地做的,接下來的時間,他開始帶著山行,一門心思地投入到了菜田里,三十五個品種,五大片區,云浪開始以精人毅力深入田間地頭,深入地了解觀察這些植物的動態,然后又隨著送菜大隊,將一堆堆山一樣的蔬菜容器,送到各個山頭,同時也仔細觀察收獲前后蔬菜的變化。

    十天過后,他的手鐲里傳來了瘋大師的怒吼“你個猴崽子,一個破菜地就那么好玩嗎?老烏龜到底和你說了沒有”,“說了,瘋大師,大師說讓我一周得去您那里三天”云浪無語地道,“你自己算算,這都多少天了啊,給老子過來,我這里可還有一堆的事等著你來干呢,趕緊的”瘋大師不由分說地吼道,云浪很無奈地和幾位負責人交代一聲,轉頭就帶著山行屁顛屁顛地往研究研跑。

    研究院坐落在圣山群峰中的正南,獨立而恐怖的高頻電子屏障網,即便是在白天也能感覺其強大的能量流動,一棟棟廠房式的建筑鱗次櫛比地聳立地平展展的山頂上?!按蟾?,你看,這個山頭好像是人為鏟平的哦,我的媽呀,這得要多大的力量啊”山行看著腳下光滑如鏡,但又可以明顯看出切割痕跡的地面驚嘆道,“恐怕這不是人力干出來的,我看更像是機器切割出來的”云浪也好奇地打量著周圍的環境道。

    “大哥,這電子屏障網好強大啊,我們還這么遠就感覺到了危險”山行,“這不是一般的電子網,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是罕見的氫核量子網,我們不要靠近,雖然輻射源被凈化干凈了,但攻擊力無比的強大”云浪提醒道。。

    就在兩個人在電網遠端聊天的檔口,一個頭發蓬松,戴著深度眼鏡弟子,一身油污,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急急忙忙地手持儀器將電子網打開一個門戶道,笑嘻嘻地道“啊,是云浪師弟吧,是大師讓我來接你的,他讓你趕緊過去,哦,對了,你得打開指引器,它會帶你去的”。

    眼鏡弟子一邊說,一邊指了指云浪的手環,“哦,謝謝師兄,請問師兄如何稱呼”云浪客氣地道,“啊,我就墨機,啊,不好意思,剛剛在做實驗,來不及清理”墨機一邊自我介紹,一邊看著自己滿是油污的手,笑道。

    
掃描下面二維碼或者打開微信添加公共號名:yunyuedu5(云閱讀網)關注后,我們會第一時間更新末世之終極狩獵最新章節??!
末世之終極狩獵最新章節http://www.yidzoz.live/moshizhizhongjishouxi/,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我的神級崗位 、蟲獸心海 、修真之超級科技帝國 、我叫張凡 、行走諸天從斗破開始 、界隙 、無上界域之邪主狂尊 、開局一群老祖 、靜嘉 、宿主今天又被迫營業
一码中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