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云中書庫 > 靈懺

第三十五章 擦肩而過

靈懺 | 作者:水無骨 | 更新時間:2019-10-09 03:01:57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和妶有些為難,道:“在下法術低微,恐怕難當此任。”

    巨魄道:“要和妶委身獻祭,確實是上清對不住姑娘。若是姑娘實在不愿意,我等也不會強求,只求姑娘大局為重。”頓了一頓,“畢竟已經死了四個人了。”

    和妶見巨魄把話說到這份上,也由不得自己不答應了。當下避開眾神灼灼目光,只得讓步道:“和妶愿意竭力一試。”

    ……

    三日后萬事俱備,一場招魂的“茜之儀式”即將開始。

    子時之初,闃寂無人,月幕下的連綿的雪峰默然沉眠,絨布冰川卻仍如琉璃般清澈。

    靜謐中潛藏著洶涌的暗流。

    毐川唐索那山山頂處,烏圖長老、巨魄、樓澈、沉粼、醒復五人正立于祭壇邊角,白綾素服、手捧葬燈的和妶緩緩睜開眼睛,清白的面容襯得她星月般皎潔。

    夜風颯颯,吹得人涼意猝生。

    她心里告訴自己不要在意,因為這只是一場自娛自樂的游戲而已。

    沉粼拍拍她的肩膀,柔聲道:“如果不愿,便不要勉強。”

    她感到對方溫閑的目光,臉色微醺,呼吸也平緩了幾分。不遠處的醒復正一動不動地盯著自己,她沒有回避,她知道,還有許許多多雙暗處的眼睛在盯著自己,期待著那一刻的到來。

    今夜能否引蛇出洞?

    巨魄抬頭望了望黯淡的星空,輕聲道:“時候差不多了,開始吧。”

    諸神立即各自就位,沉粼就守在不遠處的雪丘上,沖和妶勾了勾唇,清澈的目光如同見底的湖水。

    本就昏暗的月光被碩大的血幡完全遮蔽,諸神臨于陰影之中,地上的五盞白蠟次第亮起,勾勒出一個嚴整的五芒星出來。

    烏圖長老露出個頭來,示意一切正常進行。和妶立于那五芒星陣中央,緩緩放下手心明燭,啟音念出招魂之經。

    雪山夜間的寒冷似把夜色凍住一般,送葬燈搖曳的燈火幻然明滅,呈現出黃、紅、白、紫各異的色彩,獨明于黑夜。

    經未誦完,已出現了變化。

    夜空中泛起星辰的微瀾,顛倒錯亂,似乎蓋過了月亮的光輝。不一會兒飄下一片片的六瓣雪花,寒滲滲地透入人溫熱的肌膚里。不遠處隱隱聽得雪鬼的嚎叫,窸窸窣窣的聲音,越來越大。

    上一次看到雪,還是赤逢伯死去的那個夜里。

    巨魄等人顧不得這突如其來的霜雪,瞪大眼睛凝視著周圍的微小的動靜。

    和妶斂唇起身,用匕首輕輕割開自己的十個指尖。漣漣血色滴落而下,滴在素衣羅裙之上,滴在送葬燈燭芯之上。

    噗,最后一盞燈滅了,五芒星消失了。

    該來的也該來了。

    巨魄冷汗涔涔,竭力集中自己的緊繃精神,伸手推了一把突兀骨。后者已凍得瑟瑟發抖,硬著頭皮奔了上去。

    “是零九六!”樓澈不失時宜地附和一聲。

    料峭雪峰的棱角陡然堅硬起來,暗處露出無數個人頭,朝著祭壇的方向投來激動的目光。他們都是聽說巨魄要在這里開壇做法、抓捕零九六聞聲而來的散仙。

    零九六真的來了嗎?

    突兀骨顫顫巍巍地接近祭壇,冷言看來如同零九六可怕的身影倏忽降臨。巨魄給烏圖長老使了個眼色,后者剛要施法,卻見天邊狂云大作,一大片黑風浪頭般疊涌了過來,裹挾這無數冰碴、雪花、惡靈怨鬼,頃刻間將渺小的人類淹沒。

    是鬼靈風!

    巨魄還沒來得及說出一個字,便見祭壇中央的和妶為黑暗所吞沒。

    “救人!快去救人!”

    周圍的人聲都被泯滅了。和妶在風旋正中迷了眼睛,淚水流個不止。颶風中裹挾的冰晶刀子般戳進她的身子,連呼吸一口氣都無比艱難。冷風呼呼灌進她的口中,水草般的惡鬼嗷嗷尖叫著,纏繞她的身體,分食她的魂魄。

    僅存的一絲理智告訴她,自己的腳離深不見底的懸崖越來越近。她抱緊一塊雪丘拼命揉著雙眼,黑霧中一個人影向自己走了過來。

    和妶認得那是約定好的突兀骨,大喜之下,欲喊偏偏如墜入棉絮中,聽不見一絲人聲。那個人影逐漸清晰起來,他拂去耳畔的疾風,從崖頂拉起搖搖欲墜的和妶。

    和妶五感全無意識盡失,颯颯罡風之中,只下意識緊緊抓住那人的衣袖,看清那人的臉。

    那人拂去她的雙手,消失在黑夜中。與此同時,風止了。

    混亂中突兀骨借著零九六的名義逃走了。待明處暗處的眾神緩過神來,飛一般地沖向癱倒在地上的和妶。沉粼原本也要去看和妶,忽然感到被身后一種異樣的感覺,回過頭去,卻空蕩蕩的只有滿山風雪。

    沉粼抱起昏迷不醒的和妶,手起手落,連封她三處大穴,以防邪氣侵體,亂了仙根。樓澈更是痛心疾首,深悔不該令和妶以身犯險。眾仙手忙腳亂,原本的計劃被這場突如其來的鬼靈風攪得一團亂麻。

    和妶這場大病直睡了三天三夜才見好轉,夢中見藍蝶亂舞、簫聲清幽、風吹彩云聲、雨打芭蕉聲,迷迷糊糊地也分不清哪里是夢境、哪里是事實。

    直至三日頭上,她睜開眼睛,看見擬蕪正憂心忡忡地盯著自己,見她醒來,大叫了一聲什么,歡快著跑出去了。

    她掙扎著坐起,半晌才想到自己已經收了擬蕪在身邊。不一會兒沉粼風塵仆仆地走進殿中,伸手探了探她脈象,道:“你終于醒了。”

    和妶仍感頭疼得緊,那晚上的事情更是想不起來。沉粼道:“想不起來便算了。一切都有我在。”

    和妶怔忡半晌,只記得那晚她被唐索那高山上的鬼靈風卷了進去,行將墜入懸崖之際,幸得一人出后相救,現在想來應是當時進入祭壇的突兀骨。

    和妶問起突兀骨的下落,沉粼搖搖頭苦笑道:“不會是他。突兀骨那家伙瘋瘋癲癲,又膽小如鼠,鬼靈風剛一來,我便親眼看見他遁如地中,想來早就跑到天邊去了。”

    “怎么會?”和妶倒吸一口冷氣,“救我之人,明明是突兀骨那般的打扮。”

    沉粼的雙眼忽然漾起別樣的光彩,他握緊她的手,“你怎么不想一想,突兀骨又是仿照了誰的模樣?”

    和妶渾身一震,冷汗涔涔而出,怔怔道:“不會是,是……”

    沉粼仍是平靜如水,“沒錯,就是他,零九六。我們本想自己造個假的,不想卻把真的喚了出來。”又道:“你與真兇擦肩而過。不要問為什么真正的零九六會出現在那里,也不要問他為什么救你,巨魄君已經為這事生出好幾根白發來了。”

    和一個接連誅仙戮神的可怕殺手近在咫尺,卻又被他反手所救,可真是一件又可怕又頗似奇跡的故事。和妶尚處于巨大的震顫中,竭力回想所有的細節,卻張口結舌一個字也說不清。她心中空白一片,或者說所有的滋味都來了,令她有些彷徨無措。

    沉粼見她不語,在她額頭輕輕一吻,將她攬入懷中。她沒想到一向沉穩的沉粼會有這般溫存的舉動,又驚又喜,那淡淡的男性氣息令她暫時安定下來,暫時忘記那些痛苦的噩夢。

    這是他們第一次這般擁抱。

    與此同時,門外之人放下她敲門的手,默默將手中的茶點收回籃中。
掃描下面二維碼或者打開微信添加公共號名:yunyuedu5(云閱讀網)關注后,我們會第一時間更新靈懺最新章節!!
靈懺最新章節http://www.yidzoz.live/lingchan/,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食錦繡重生美洲虎五更鐘鑄天之景創世小妖妃一直劇透一直爽不正常的超凡世界蛇君有毒無敵神國我不當英雄啊
一码中特网